中文
Français
首页 > 发言人谈话
2019年12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9/12/17

  问:有消息称,中俄两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关于终止部分对朝制裁的决议草案,并呼吁重启六方会谈。你能否确认?中俄提交上述草案的原因是什么?

  答:我可以在这里向你确认,北京时间17日凌晨,中国和俄罗斯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关于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决议草案,草案已散发给了安理会成员。

  当前半岛形势处于重要敏感时期,政治解决的紧迫性进一步上升。国际社会应秉持客观公正立场,着眼长远和大局,进一步凝聚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共识,延续来之不易的对话势头,防止半岛重新陷入紧张对抗,避免局势出现严重逆转。安理会必须履行《联合国宪章》赋予的职责,就此采取切实举措。

  中国始终坚持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坚持并行推进构建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和实现半岛无核化,主张均衡解决各方关切,尤其是朝方在安全和发展方面的正当、合理关切。

  基于上述立场,中国和俄罗斯共同在安理会提出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决议草案。决议草案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一是重申各方应致力于实现半岛无核化;二是敦促美朝继续对话,呼吁恢复六方会谈;三是决定根据朝鲜遵守决议情况,解除部分对朝制裁措施。我们希望安理会能够发出支持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一致声音,鼓励美朝双方尊重彼此关切,展现灵活诚意,相向而行,落实新加坡联合声明共识,按照分阶段、同步走原则,尽快恢复对话接触,打破僵局,防止对话进程“脱轨”甚至“倒退”。

  中方希望安理会成员保持团结,承担起历史责任,支持中俄决议草案,共同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中方愿与有关各方一道,继续为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持久和平稳定积极作出努力。

  问:第十四届亚欧外长会议刚刚在西班牙马德里落幕,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出席了此次外长会。中方认为此次会议有何意义?对会议成果有何评价?

  答:第十四届亚欧外长会是在国际形势加速演变、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上升的背景下举行的一次重要多边会议。各方在维护多边主义、加强互联互通、推动解决地区和国际热点问题等方面达成了许多重要共识。此次外长会的最大成果和亮点,是人口超过世界60%、GDP占全球近60%、贸易量接近全球70%的53个亚欧会议成员汇聚了支持多边主义的强大能量,发出了共迎全球挑战的时代强音。

  王毅国务委员在会上围绕“有效多边主义”这一会议主题,系统阐述了中方对于多边主义的立场主张,呼吁亚欧各国做捍卫多边主义的表率,认为多边主义的时代内涵应以合作共赢为目标,以公平正义为要旨,以有效行动为导向,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以世贸组织为基石的多边贸易体制,反对滥用“长臂管辖”和单边制裁,反对搞技术封锁和数字霸权,反对制造科技鸿沟和发展脱钩。中方的立场得到与会各方的广泛认同与支持。

  与会的亚欧外长们强调,当前基于国际法的国际秩序正受到挑战,亚欧伙伴致力于维护多边主义和多极化,维护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并呼吁尽快恢复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正常运作。这充分反映了亚欧国家的共同决心和共同意志。

  我想指出,当今世界,越是面对共同挑战,越要捍卫多边主义。中国愿同亚欧各方一道,落实好此次外长会的共识与成果,继续高举多边主义旗帜,不断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增添稳定性,注入新动能。

  问:美国防长埃斯珀表示,无论阿富汗有关各方是否达成和平协议,美方都可能从阿富汗撤军。中方是否认为美方此举可能不利于当前阿富汗局势并带来不稳定因素?另外,之前推迟在华举行阿富汗和平会议将何时举行?

  答:关于美方从阿富汗撤军,我们注意到了有关报道。中方一贯认为阿富汗问题应通过政治方式解决,坚定支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和平和解进程,支持阿富汗问题相关方加强对话,为阿富汗问题的最终解决创造条件。我们认为,各方采取的行动应有助于阿实现和平稳定。中方也愿意为此继续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

  至于你关心的阿富汗人内部会议,我记得此前你问过多次了,我也多次回答(记者点头)。

  我今天的答案没有太多变化:中方愿意在尊重阿富汗各方意愿的基础上,为阿各方对话交流提供平台,为推进阿和平和解进程提供助力。目前中方正就在华举办有关会议同相关各方保持着沟通。

  问:挪威电信表示,不会将华为作为5G技术供应商,这是否会影响中挪自贸谈判?中方是否向挪方表达过关切

  答:中国—挪威自贸协定谈判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方愿本着相互尊重、互惠互利的精神,与挪方继续推进自贸谈判进程,以实际行动支持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

  关于5G问题,中方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希望挪威方面能够秉持客观公正态度,独立自主作出符合自身利益的选择,为中国企业提供开放、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问:16日,德国社民党同联盟党达成一份提案称,如电信设备供应商来源国存在不受监督的国家影响,且无法排除操纵或间谍活动,则应被排除在德核心网络之外。报道称,该提案遭到德政府反对,社民党决定于17日内部表决。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德方对自身网络安全存在关切完全可以理解,尤其是考虑到德国曾有网络甚至领导人的手机遭受其他国家监听的惨痛经历。但这里我要指出的是,安全关切应该建立在事实基础上,并保持在理性和合理的范围内,不应成为推行保护主义的借口,更不应把正常的经贸合作泛政治化或意识形态化。

  我们注意到近来德国国内关于华为5G问题的讨论。德方一些党派和人士企图以政治手段将中国企业排除在外的错误倾向令人担忧,这与德国一贯倡导的开放包容、公平竞争等市场经济精神背道而驰,将损害德国自身利益和德国的国际声誉。

  中方在5G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国政府从未支持任何中国企业从事损害他国正当安全利益的活动,更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或收集外国情报。开放是相互的。中国将继续对包括欧洲企业在内的各国电信企业参与中国5G市场合作保持开放,同时我们也希望其他国家同样也能为中国企业提供一个开放、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问:关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消息,已经传了一段时间了。我想问的是,如果美方从阿撤军,中国是否会同周边国家商讨如何应对还有一个关于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对话的问题。此前,当美方想举办阿人对话时,塔利班方面曾拒绝同阿政府对话。那是否可以理解为塔利班方面也尚未准备好参加中方拟举办的阿人内部会议?

  答:关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问题,刚才我已经介绍了相关立场。

  我们支持阿问题相关方加强对话,为阿问题的最终解决创造条件。我们也希望各方采取的行动有助于阿实现和平稳定。中方的这一立场是非常明确的。

  至于你提到的阿人内部对话,我刚才在回答其他记者提问时已经说过了,中方一直就在华举办有关会议同相关各方保持沟通。如果有这方面的消息我们会及时发布。

  问:关于中俄联合向安理会提交决议草案的问题。你是否知道安理会何时将就此进行表决?一个月后?一周后?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中国和俄罗斯向安理会提交了关于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决议草案。下一步,中俄双方将就草案与安理会成员交换意见,进行磋商。我们希望安理会成员能够就草案内容形成共识,能够承担起历史责任,共同推动半岛问题的政治解决进程。

  问:朝鲜方面将今年底设定为要求美国作出政策调整的最后期限。中方对此怎么看?会就此向朝方传递什么信息

  答:我刚才回答其他记者提问时已经说过了,当前朝鲜半岛形势处于一个重要敏感时期,包括你刚才提到朝方最近一系列的表态。我想大家也都注意到了。

  在当前情况下,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紧迫性进一步上升。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中俄共同提交这份安理会决议草案。我们认为,国际社会应秉持客观公正立场,着眼长远和大局,进一步凝聚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共识,能够延续来之不易的对话势头,防止半岛重新陷入紧张对抗,避免局势出现严重逆转。

  这里我还要强调,朝美作为主要当事方,应当珍惜难得的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机遇,珍视已经取得的成果,坚定地致力于对话协商,相向而行,早日打破对话的僵局。中方愿意继续为此发挥建设性的作用。中俄也将就我们共同提出的决议草案与安理会成员交换意见,希望各方能够在推动政治解决半岛问题上尽快达成共识。

  问:关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你是否有进一步的消息?外交部是否会发布媒体报道注册的信息?

  答:你关心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此前中方已经发布了消息。会议将于12月24日在四川成都举行。目前中方正同韩方以及日方就会议的有关安排保持着密切沟通。

  关于媒体注册的具体事宜,我在会后了解一下,尽快给你答复。

  问:还是关于涉朝决议草案的问题。草案中提到希望恢复六方会谈方是否准备好主办六方会谈?

  答:我想大家都知道,在以往的六方会谈中,中方发挥了非常重要的、关键的、建设性的作用。基于以往六方会谈的成功实践,中国、俄罗斯等很多国家以及一些国际组织都在呼吁恢复六方会谈。我想,恢复六方会谈能够为各方就半岛问题交换意见、增进互信、凝聚共识搭建一个有益的平台。事实上,中方一直就有关问题同各方保持着沟通。我们希望看到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

推荐给朋友 
     打印